遼寧(ning)分(fen)社正文(wen)

爱波网

遼沈晚報(bao) 2020年03月05日 09:59

  “去武漢(han)快(kuai)兩(liang)周了,工作(zuo)上有什麼困難(nan)麼?”2月7日上午10時,沈陽市第五(wu)人(ren)民醫院幾位院領(ling)導圍在電腦(nao)yun)聊磺qian),與支(zhi)援武漢(han)的兩(liang)位護士連線視頻,了解(jie)他們(men)目(mu)前(qian)的生活工作(zuo)情況。

  “沒有什麼困難(nan),就是穿防護服干(gan)活有點(dian)笨手笨腳的,再加上特別熱,每次(ci)脫下防護服都感覺脫水嚴重……保護好自己(ji)hai) 鹽宜suo)學所(suo)用服務給更多需(xu)要的人(ren),這是我現在最大的nao)竿傘!薄耙皆旱牧ling)導ji)突?砍?乇鴯夷釵遙 乙蔡乇鶼 釧men),我想疫情結束(shu)後積極回到工作(zuo)崗位中(zhong)。”面對領(ling)導ji)屯 碌墓匭xin),五(wu)院重癥醫學科男護士武強和呼吸內科護士吳(wu)瑩(ying)薪吐露(lu)了自己(ji)的心(xin)聲。

  只要祖國召喚 我義無反顧 把沈陽人(ren)的愛傳遞過(guo)去

  “你(ni)今天什麼班(ban)啊(a)”,電腦(nao)yun)聊磺qian),五(wu)院重癥醫學科護士長馮偉剛接you)ㄊ悠當閬蛭淝糠??宋屎頡/p>

  “我今天休(xiu)息,昨(zuo)天16點(dian)下的班(ban),”獨自一人(ren)在賓館休(xiu)息的武強用手機連接視頻,與護士長交流。

  “去武漢(han)快(kuai)兩(liang)周了,工作(zuo)上有什麼困難(nan)麼?”護士長關心(xin)地問武強。

  “武漢(han)這兩(liang)天天氣(qi)也特別熱,白天零上七八度,我看天氣(qi)預報(bao)過(guo)兩(liang)天溫lu)饒艽da)到20度左右,沒有什麼困難(nan),就是穿防護服干(gan)活有點(dian)笨手笨腳的,再加上特別熱,每次(ci)脫下防護服都感覺脫水嚴重……”武強身穿防護服,每天連續工作(zuo)8小時,為(wei)了省一件防護服,他幾乎不(bu)敢喝(he)ren)  刻焱嚴路闌?糯罌詰夭bu)充水分(fen)。

  30歲的武強是沈陽市第五(wu)人(ren)民醫院重癥醫學科護士,2010年12月應(ying)征入伍,2012年獲得(de)優(you)秀士兵(bing)的稱號(hao),並(bing)于當年5月正式加入中(zhong)國共(gong)產(chan)黨,同年12月退出現役。

  武強畢業後于2015年10月到沈陽市第五(wu)人(ren)民醫院參(can)加工作(zuo)。2016年加入重癥醫學科護理團(tuan)隊。

  2020年1月新型冠狀病毒在武漢(han)肆虐,應(ying)上級號(hao)召科室(shi)微(wei)信群發布征集前(qian)往武漢(han)一線抵抗疫情的人(ren)員名單,武強第一時間報(bao)名,積極主動爭取第一批前(qian)往疫區,即便科室(shi)有更多的人(ren)報(bao)名,但他說“我是一名黨員,曾經是一名軍人(ren),現在是一名醫務人(ren)員,我參(can)加過(guo)抗災支(zhi)援,並(bing)且是單身、父母支(zhi)持,無後顧之憂……無論(lun)何時,無論(lun)我的任何一個身份,我都是最適合(he)xi)娜ren)先,沒有之一。”醫院通過(guo)綜合(he)考量,最終確(que)定(ding)武強為(wei)五(wu)院第一批支(zhi)援一線人(ren)員。

  1月25日17時,接到支(zhi)援通知(zhi)之時,武強剛剛踏(ta)入朝陽的家(jia)門(men),次(ci)日早晨就要遠(yuan)赴武漢(han)支(zhi)援,來(lai)不(bu)及與親人(ren)一一道別,父親和大哥連夜開車將其送回沈陽,父親的叮囑一遍又一遍,看著鬢(bin)角qian) 椎母蓋祝 夢淝空(kong)飧銎叱唚卸難(nan)勱且彩 罅恕/p>

  沒有過(guo)多的生活物資(zi)準備,帶著所(suo)有人(ren)的期許,帶著他的專業知(zhi)識(shi)、技能,只身前(qian)往。武強說,“我很(hen)清(qing)楚到武漢(han)面臨的風險(xian)和工作(zuo)量,只要祖國召喚,我義無反顧,我一定(ding)會在保護好自己(ji)的同時,把沈陽人(ren)的愛傳遞過(guo)去。”

  疏導患者 對患者的信任感到欣慰(wei)

  經過(guo)2天的培訓,1月29日,武強走進了武漢(han)市蔡甸區人(ren)民醫院ICU的病房(fang),23時,在隔離區里工作(zuo)6個小時的武強走出來(lai)了。一出來(lai),他就喝(he)了滿滿一瓶水,脫掉(diao)隔離服,里面都濕透了,像(xiang)洗過(guo)桑拿一樣(yang)。武強說,“他們(men)今天主要是進入病區熟(shu)悉環境,儀器與之前(qian)在醫院用的不(bu)一樣(yang),但功能一樣(yang),看了一遍,基本就掌握了,第一感覺勝任工作(zuo)應(ying)該(gai)沒有問題,但新環境不(bu)適應(ying)在所(suo)難(nan)免(mian),尤其戴著防護用具,但我們(men)qiang)吹秸饈俏wei)了什麼,不(bu)用講困難(nan),干(gan)就完了。”

  2月1日8時,武強結束(shu)了第一個8個小時的夜班(ban),他說︰“一個夜班(ban)下來(lai),工作(zuo)內容、流程基本全部kong)莆眨 褪俏鍥販胖玫牡胤fang)不(bu)太熟(shu)悉,還有一個就是穿著隔離服干(gan)起活來(lai)不(bu)太方(fang)便。”武強作(zuo)為(wei)重癥組中(zhong)少數的男性(xing),重活、累活肯定(ding)是要多承擔的,摘下口罩(zhao)時,才發現臉(lian)上出現了深深的nan)購郟 械牡胤fang)已經破潰了。

  武強父母在朝陽,每年武強陪伴家(jia)人(ren)的時間有限(xian),這次(ci)回家(jia)過(guo)年只待了兩(liang)天,便匆匆奔赴武漢(han)。鏡di)tou)前(qian),武強想對yuan)改桿瞪圓bu)起,同時他保證(zheng)“會安(an)全回到沈陽,不(bu)用擔心(xin)。”

  在武漢(han)武強一直護理重患,很(hen)少有和病患交流的機會,有一位清(qing)醒的患者,在進來(lai)的時候有些(xie)緊張(zhang),通過(guo)武強的溝di)ㄊ璧跡  換頰囈jian)漸(jian)放輕松,看到患者渴望的nan)凵窈投暈淝康男湃危 淝扛械膠hen)欣慰(wei)。

  帶紙尿褲奔赴武漢(han)

  33歲的女護士吳(wu)瑩(ying)薪2008年在五(wu)院參(can)加工作(zuo),從事呼吸內科工作(zuo)12年,前(qian)an)瘓黴嶄嶄捶 yao)脫,但得(de)知(zhi)武漢(han)疫情嚴重需(xu)要弛援時,卻毫無猶豫和畏懼,第一時間報(bao)名請戰。

  吳(wu)瑩(ying)薪的孩子還小,愛人(ren)每4天一個夜班(ban),如果她(ta)去武漢(han)hai)  釉趺窗ban)?大家(jia)都勸她(ta)別報(bao)名了,可她(ta)卻執(zhi)拗地說,“從穿上白衣那天起,我就知(zhi)道自己(ji)擔負的使(shi)命(ming)與責(ze)任,在國家(jia)召喚,人(ren)民需(xu)要時,我必須挺身而出。”她(ta)連夜將孩子送到100多公里外的父母家(jia)中(zhong),帶著使(shi)命(ming)和滿腔(qiang)熱忱(chen),即使(shi)心(xin)中(zhong)有xing)俁嗟牟bu)舍,義無反顧地踏(ta)上了去往武漢(han)的航(hang)班(ban)。

  由于沒有什麼準備,出發時吳(wu)瑩(ying)薪只帶了一個小行李箱,里面除了一些(xie)巧克力(li)便是滿滿的紙尿褲。“確(que)實很(hen)急,沒準備什麼,很(hen)多都是同事給準備的。這是巧克力(li),讓我保持充足體力(li)的;這是送我的紙尿褲,以防工作(zuo)忙(mang)沒有時間上廁(ce)所(suo),我感覺這個用處很(hen)大,就基本帶上了。”

  兒子的畫(hua)感動吳(wu)瑩(ying)薪落淚

  1月29日,是遼寧(ning)援助武漢(han)醫療隊進入武漢(han)市蔡甸區人(ren)民醫院正式工作(zuo)的第一天,吳(wu)瑩(ying)薪被分(fen)配到了普通二組。

  當日7時30分(fen)進入病房(fang)後,吳(wu)瑩(ying)薪被分(fen)配的第一個工作(zuo)就是整理、消毒處置室(shi),她(ta)按照標(biao)準,將物品按ci)環胖茫 蚧hua)分(fen)標(biao)識(shi)明確(que),對yuan)ge)個角落徹底消毒,一干(gan)就是5個小時,汗水順著護目(mu)鏡淌下,實在影響(xiang)了視線,中(zhong)間就去換了一次(ci)護目(mu)鏡,5個小時不(bu)喝(he)ren)  bu)上廁(ce)所(suo),“紙尿布每天都在用。”

  晚上脫掉(diao)手套zi)保 ta)的手指又紅又腫(zhong),還很(hen)疼,她(ta)說,自己(ji)是易過(guo)敏體質,易對化學試劑有反應(ying),“沒事,適應(ying)幾天就好了,能克服的困難(nan)就不(bu)是qiang) nan)。”面對一些(xie)困難(nan),吳(wu)瑩(ying)薪坦(tan)然笑(xiao)對。

  “媽媽辛苦(ku)了,我想媽媽了。希望媽媽在武漢(han)好好工作(zuo),早日回家(jia)。兒子想您。”一張(zhang)白zi)叫醋耪舛duan)文(wen)字(zi),旁(pang)邊畫(hua)著媽媽工作(zuo)時的情景a)U饈俏wu)瑩(ying)薪8歲的兒子,畫(hua)給吳(wu)瑩(ying)薪的畫(hua),既表達(da)了自己(ji)的思念之情,又鼓勵著媽媽,“兒子是個相對比較內斂的孩子,不(bu)太善于表達(da),他想我,默默地為(wei)我畫(hua)了幅畫(hua),為(wei)了家(jia)人(ren)我也要平平安(an)安(an)的,讓他們(men)少一份擔心(xin)!”吳(wu)瑩(ying)薪看到畫(hua)的一剎那,淚水打濕了衣襟。

  “每天照顧30至40位患者,”2月7日10時30分(fen)zhong)笥遙 展?zuo)了近12個小時、下夜班(ban)的吳(wu)瑩(ying)薪在鏡di)tou)前(qian)和護士長孫(sun)偉光交流時還很(hen)有精神。

  听到領(ling)導同事的鼓勵 前(qian)線護士哽咽了

  2月7日,吳(wu)瑩(ying)薪給家(jia)人(ren)發了條信息︰早上剛剛下夜班(ban),跟大家(jia)報(bao)個平安(an),昨(zuo)夜很(hen)忙(mang)碌,搶(qiang)救、收病人(ren),一看計步器走了2萬步。累點(dian)、辛苦(ku)點(dian)都不(bu)算什麼,只希望他們(men)早日康復出院。

  臨近采訪結束(shu),記者問武強目(mu)前(qian)最大的nao)竿鞘裁矗 淝炕卮da)︰“保護好自己(ji)hai) 鹽宜suo)學所(suo)用服務于更多需(xu)要的人(ren),這是我現在最大的nao)竿傘!/p>

  “注意(yi)安(an)全,我們(men)等你(ni)們(men)凱旋而歸,加油(you)!”鏡di)tou)這邊的五(wu)院副院長馮濟龍緊握拳頭(tou)給前(qian)線護士鼓勁,看到同事和領(ling)導的關心(xin)問候,兩(liang)位護士聲音有些(xie)哽咽,表示會保護好自己(ji)hai) ∪ li)完成工作(zuo),對領(ling)導在節日期間對家(jia)人(ren)的照顧也表示了感謝。遼沈晚報(bao)記者 崔(cui)晉(jin)濤(tao)

爱波网 | 下一页